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AN Chan

La vie est un voyage infini

 
 
 

日志

 
 

當意識流鴿對啊存在主義  

2010-02-12 01:17:21|  分类: 拉拉雜雜小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偶然,吃了條沒有夾心的棉花糖。那味道,讓我想起了。童年。

     孩提,我總是吃棉花糖。牙齒蛀壞了。母親很逼策。終於有一天。她在我再一次提及要買棉花糖時,撂下了一句話

    “呂再甲我擔愛買棉花糖我就踢你去gao lang山曬日"

     gao lang山。

    究竟是狗籠山,抑或是狗浪山呢。

    我想到。女性,其實不是天生是女性,而是被構造出來的。而由于男性话语和男性统治里面,不包括女性的权利,女性并不存在于其中,而男性话语和话语方式,充满着破坏性和强制性還有對生殖器官毫不掩飾的粗俗,所以,母親口中的gou lang山應該就是狗浪山。

   但是,我又何必去追究它是什麽山呢。這個世界,沒有什麽山。又或是有什麽山。在新一中望得到的那座山。後來被命名為ni頭山。當年純真的我還一直以為是泥頭山。

   卻不知別人口中的,此ni非彼ni.

  無論是lang還是ni

有些人有lang有些人沒lang

有些人ni大有些人ni小

母親當年要踢我去gou lang山曬日。現在。我還是悠閒地吃著棉花糖。沒有找到gao lang山。

-------------------------------------------------------------------------------

          此文行文剽竊了法国作家马塞尔·普鲁斯特(Marcel Proust,1871年1922年)的作品《追憶逝水年華》中由一塊玛德莱娜小蛋糕浸泡在茶水中吃的味道使他想起他童年时在莱奥妮姨妈家里的著名意識流情景。

         再鴿了法國著名存在主義作家,女權運動的创始人之一西蒙娜·德·波伏娃在《第二性別》中關於女性的闡釋。

         再鴿了另一個存在主義作家加繆的白描手法。客观地表现人物的一言一行。

======================================================

所以。

它叫做散肆鴿主義。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